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跟着死人也能学得这么坏,真有你的!”

    周春又羞又急地退着,快退到我床角了,整理着我一个熊抱搞乱的衣服,边慌慌地抬头看着我,这简直是怕我再次反扑呀。

    我去!熟悉的汗香味,明明就是周春呀。

    “我哥出事了,好不容易跑出来找你,你怎么学得这么坏了!”

    周春的脸更红了,一半是羞的,一半是急的。

    你哥?

    出事了?

    来找我?

    哇呀!我一拍脑袋,“你是胡甜?”

    “青云你怎么啦?”

    胡甜被我怪异的动作搞愣了。

    “看尸体看傻啦,我又不会变身!男人都象你这么健忘么?看来我哥说得对,你就不应该做这工作,人学坏了,脑子也跟着秀逗了。”

    “哦哦哦!”我忙一笑,“这不是看到你激动的嘛。”

    靠,我把娴雅的胡甜,看成了风骚的周春,还好没直接压倒,那我脸上准多几道血印子。

    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胡甜了,我有一肚子的话要说。

    但胡甜比我还急,“青云,快帮我去救我哥,我哥被锁在了树林的院子里。”

    风衣哥果然出事了。

    这更加证实了我碰到的风衣哥是假风衣哥的想法。

    现在只能先去救回真的风衣哥,事情才会明白,其他的事先放一放了。

    “那天我晕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急着问。

    “一两句说不清楚,快跟我去吧。”胡甜急着朝门边走,突地又停住,回过头说:“哦,对了,你还要看太平间的。”

    我拉了胡甜的手走出门一笑说:“没事,我有两个朋友帮我。”

    我说的是老者和平头小轻年,没想到,这两货还真的帮上我的忙了。

    胡甜狐疑地看我一眼,没再说什么。

    树林和院子周边还是没有人来过的痕迹,我和胡甜伏在院门外的一道坎下,可以看清院内一切,但不容易发现我们。

    胡甜一指院内轻声说就在里面。

    院子里那个白圈还在,记得是风衣哥走时洒的,当时还说是封了院子生魂不进,现在,怎么自己被锁在了里面。

    我不知道我能帮胡甜什么忙,自己还一脑门官司顶着呢。也不知道那天我晕倒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为毛强大的风衣哥反被关到了院子里,胡甜却能够跑了出来。

    咿呀~~~~

    一声怪叫,刹住了我的胡思乱想。

    天上一道黑影一晃,地上一条黑影一蹿。

    乌鸦和黑狗!

    胡甜拉起我的手朝院门里冲,“鸦狗报信,可以进去了,它们走了。”

    想起那天鸦驮狗带着我去救了周全福,现在又报信,这还是俩朋友呀。

    风衣哥果然在院子的屋里,就在当堂的香炉下。

    气息奄奄,背包甩在香炉一边。

    我最先看到的是熟悉的背包,这是真的风衣哥!

    再一看!

    我骇得一跳!

    四象八卦封印锁!

    我没有看错,确实是那青铜棺里锁住女尸的四象八卦封印锁!此时锁在风衣哥身上。风衣哥脸色惨白,微闭着眼,只是胸口一起一伏,还能看出是个活人。

    猛然想起,我悄悄开棺看女尸时,确实是四象八卦封印锁不见了,原来是被人拿来这里锁住了风衣哥。当时狐疑的是,周春说是她封的棺,另一个风衣哥也说是他封的棺,谁说了谎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但锁在这,是铁定的。

    “解呀!”

    我急吼吼地叫着,上前就要伸手。

    “住手!”

    胡甜一叫我的手僵在半道。

    “要人命的,找不到生门碰到死门,我哥就完了。”

    骇得缩回僵了的手,我哪知道四象八卦封印锁还有生门死门一说。

    “当初解那女尸身上的锁时,没这么多讲究呀?”我急急地说。

    “屁话,当时你忘了,你和我哥去解时,是不是有一根锁头脱落了?那就是先被我那坏哥哥做了手脚,先把生门露出来了。”

    确实如此,那天的情景历历在目,打开棺,四象八卦封印锁的一根锁头先脱落了,最后才全脱的,为这事,先前到古碑村来时,风衣哥还反复问过我,还说铁定先被人动了手脚,原来都知道是他们的坏兄弟来过了。坏风衣哥来,没别的,当然是换出里面的女尸了。

    “你知道?”我问。

    “你知道!不然急着找到你带你来看热闹呀!”

    “我哪知道!”人命关天,我真急了。

    胡甜没有理会我,从怀中掏出血玉来,“脱衣服!”

    血玉原来在她手里呀,怪不得我晕了后血玉不见了呢,我还以为和风衣哥的背包一样都丢了。

    毛线呀,这鬼地方脱衣服?

    胡甜上来,一把掀起我的上衣,露出我胸口的红印,拿了血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