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本能欲望的满足,他把梦的分析看做是理解和接近人的潜意识的一个重要途径。

    二郎神不知道弗洛伊德是谁,但是他知道,人在梦里是不会伪装的。梦境对他们来说是安全的,他们会在梦中表现出自己的真实面目。

    为了能得到更好的效果,二郎神在刘彦昌的晚饭里加了一点点料。天刚擦黑,刘彦昌就困了,他洗漱过后迫不及待地爬上了床,连夜宵都没给哮天犬做。

    二郎神用了入梦之法,进入了刘彦昌的梦中。

    梦里还是在灌江口,刘彦昌蹲在厨房里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用一整只鸡,把鸡肉表面的水分擦干,把盐涂在鸡肉表面。然后调腌制鸡肉的作料。”

    刘彦昌站起来,拿起灶台上的塑料调料盒,还有几个瓶瓶罐罐。“料酒,耗油,生抽,酱油,还有香叶,八角,还有什么来着?”

    他突然想不起接下来该放什么了,忍不住从怀里拿出一个触屏手机。

    二郎神在远处看着,刘彦昌手里拿着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背面是银白色的壳,正面还有精致的画面在动,难道这是什么法器?

    刘彦昌从手机上找到菜谱,把调料弄好,然后把鸡肉放进去腌制。

    此时地面上突然出现一个白色的方盒子,刘彦昌打开盖子,把鸡肉和调料放了进去,把盖子盖上。他在上面唰唰按了两下,然后就坐在地上等鸡肉烧熟。

    二郎神很奇怪,这方盒子又是什么?刘彦昌为什么要把鸡肉放进盒子里?

    这时候,刘彦昌摸着方盒子自言自语,“我的苏泊尔啊!我好想你哦!来到这里我都没办法用电饭煲做鸡肉了。烧柴火的锅做东西是好吃,就是得一直看着,怕糊锅,哪里像电饭锅一样省时省力!”

    二郎神疑惑,电饭煲?那是什么?从未听说过此类法器。

    不大一会儿鸡肉烧好了,刘彦昌捏住鸡腿,轻轻一扯。鸡腿从鸡身上脱离,鸡肉酥烂,肉汁丰沛,一看就好吃极了。

    刘彦昌捧着鸡腿吃得泪流满面,太好吃了!

    二郎神摇头叹气,刘彦昌晚饭里的药物除了催眠,还有引诱凡人内心欲望的作用。没想到刘彦昌的执念竟是一只烧鸡!真是不知道该夸他心地纯良,还是该骂他没有出息。

    二郎神叹气的声音有点大,刘彦昌不知道怎么就听见了。他拎着鸡腿从地上站了起来,“哎呦喂!这不是二郎真君吗?你怎么会在我的梦里?”

    “你知道你在做梦?”二郎神皱眉问道。

    刘彦昌举着鸡腿手舞足蹈,“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是懒得醒过来,醒过来就吃不到烧鸡了。”

    二郎神看着他油乎乎的手,皱着眉头颇为嫌弃。

    刘彦昌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怎么?你嫌我手埋汰?”他故意嗦嗦手指,“像我这样吃东西才香呢!你要不要试试?”

    二郎神没有探到刘彦昌的底细,转身想要离开梦境。刘彦昌一个箭步窜到他面前拦住他,“站住!你在我的梦里,居然敢这么嚣张!”

    刘彦昌颇为得意地说:“这是我构建的梦境,一切都听我指挥,我想要电饭煲就有电饭煲,想要烧鸡,就有烧鸡!你现在是我想象出来的二郎神,你就得听我的!来!给小爷唱个小曲!”

    二郎神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刘彦昌作死。

    刘彦昌不忿地说:“嘿呀!你小子还挺有脾气!你居然敢不听我的!你没看过《盗梦空间》吗?这是我构建的梦境,你只是我潜意识中的一个投影!”

    二郎神绕过他要走,“听不明白你说什么。”

    刘彦昌伸出油乎乎的手,按住二郎神的肩膀拦住他。“你这个没看过IMAX的土老帽,我现在命令你,不许动!”

    二郎神低头看看肩膀上的手掌印,又抬头看看刘彦昌,“我不动了,你待如何?”

    刘彦昌抓起袖子凶狠地擦擦嘴,“你那个时候偏要我做断袖,老子今天就让你体验一下当断袖的感觉!”

    刘彦昌搂住二郎神的脖子,欲对其行不轨之事。可惜他有那个心,没那个身高。二郎神比他高了一个头,他用力拽着二郎神的脖子,拼命往下压。

    “呀!!!!!!哈!!!哼!你敢不敢低头!”

    二郎神冷声道:“把手松开。”

    刘彦昌犯了牛性,要他松开,他偏不!他踮起脚尖,撅着油乎乎的嘴往人家脸上凑。

    二郎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恨不得立刻把刘彦昌拍死,只可惜在梦里把他拍死对于现实里的刘彦昌没有任何影响。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