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娘子你明知故问!”夏子卿一甩袖炮, 直接出了稍间, 他暗自懊恼,应该早看出来她的意图。

    只是到了门口,紧闭的门无论也如何使劲也打不开。

    夏子卿明明记得刚才进门的时候自己没并有关门, 他心如同烤火,连额上也蒙上了汗,这样跟一个赤.裸的女子同一檐下,二人清白说不清了。

    “我不知道,不如郎君你说与我听啊?”

    身后传来女人的媚音, 夏子卿面色玄清,冷然回头,“你……”

    话还没说完, 他又立刻紧闭双眸转身,心里默念无数次看不见看不见。

    “娘子, 你能不能把衣服穿上, 咱们好好说话!”他声音微颤, 双手还在试图打开房门。

    “若是穿上衣服,郎君要如何临摹?”夭桃笑语嫣然, 微微挑起肩头落下的薄纱, “你既是读书人,那自然明白‘心本无杂自然清’一话。”

    “怎么一见到我, 就想着逃了?”

    夏子卿浑身一颤,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近, 像是在他耳后厮磨, 有道温热的呼吸窜过颈项没入胸膛,挑起他紧绷的心玄。

    “你……你别过来!”他舌尖像是被人打了结,语音变得不利索。

    “娘子这画,恕小生无能为力!”

    “郎君画都不看,就拒绝了我?”夭桃将手贴在男人后背,然后将体内的气缓缓渡出,“这好像有点不公平?”

    “而且之前,咱们不是说得好好的吗?”

    夏子卿觉得后背有一股力量将他身子缓缓扳过,他情不自禁的转身,然后视线像是受了控制一般,深深烙在女人曼妙的胴体上。

    女人的胴体似娇花,白里透粉,娇媚至极,正缓缓靠近自己。

    夭桃微微咬唇,转了个身问他:“郎君觉得这画如何?”

    若有若无的体香扑鼻,夏子卿瞠目,幽深的眼眸里燃烧着欲望的火苗,随后有一股热意涌上三焦,热得他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都在沸腾叫嚣。

    他双目赤红,紧紧咬牙,全身青筋暴起,随后身子一颤,便晕了过去。

    夭桃皱眉,一个健步扶住他,然后将他拖到厅堂的桌子边上。

    “竟然晕了?”她不可思议,随后穿衣理髻,很快将家里的姐妹招了过来。

    几姐妹一看到男人衣衫全整的模样,好奇问:“姐姐,你这么久还没得逞?”

    夭桃眉间紧锁,“他不受蛊惑,受了媚术后便晕了过去。”

    “媚术无用?”几人惊讶,这些烦人不受蛊惑说明心智坚定,这很正常,但是夭桃的媚术是姐妹里最好的,凡人是绝对不可能逃脱得了。

    “一个凡人竟然能抵得过姐姐的媚术?”

    “先放他回去。”夭桃皱眉,她施了法术抹掉男人刚才的记忆,“我再想办法。”

    夏子卿醒来后浑浑噩噩的出了府邸,脑子里只记得几个美艳如花的娘子对他极为殷勤。

    他回了家,依旧伏案作画卖画,生意也如同之前一般冷清。

    今日,夏子卿如往常一般,在天桥脚下摆好了书画,生意清冷,他索性捧着书本细细的阅读。

    须臾,有块小石子打在他袍角边上,随后伴着一声叫喊从上方传来。

    他微微抬眸,便看到前几日的小娘子笑语倾然的趴在自己上方的桥栏上。

    “最近生意怎么样?”她歪着脑袋,一改前几日的生疏问他。

    夏子卿起身,朝她作揖,“多谢娘子关心,小生还好。”

    说完,又一本正经的坐下继续看书。

    夭桃看着他不动声色,心里一股气直上,“你天天在这里晒太阳,不如跟我走,我家有一间古玩字画店还缺个人!”

    夏子卿微微动身,抬头一笑,“多谢娘子,小生还好!”

    夭桃眉头皱起,她直身下桥,走到男人边上,言语失落,“你为何不考虑一下?”

    “你在我的字画店里上工,我允许你随意画画,你画好的也可以挂着卖,怎么样?”

    她的靠近,淡淡的体香入鼻,夏子卿不动声色的挪了身子,手背青筋攥起,“无功不受禄,娘子的好意小生心领了,您还是请回吧!”

    夭桃见他视线不曾在自己身上停留片刻,便转到他对面,笑道:“你帮我家看店,怎么会无功呢?”

    “这样总比你在这暴晒的太阳下,要来得好……”

    “要不这样吧,你先上工,要是做得好,我再留你?”

    “不妥!”夏子卿慢道,“小生与娘子不过有几面之缘,不敢领意,多谢您的好意。”

    他的语气,又疏离了几分。

    夭桃心中怒火烧腾,她查过这个男人,他与其他凡人没什么不同,也没有心上人。

    可现在自己这样殷勤,若是换了别人早就巴巴跟着走了,怎么到了他这里,便是无动于衷,一个点眼神都不给?

    是自己演技不够真诚?还是长得不够漂亮?

    “夏子卿!”夭桃面色微红,“你为何要拒绝我!你干嘛避我如蛇蝎一般?”

    她说着,眸底涌上泪意,一双桃花眼汪汪,端的楚楚可怜。

    夏子卿一怔,不懂她为何突然落泪,可她这么一落泪,路人便纷纷围观。

    他神色无措,伸出去要帮她抹泪的手又在半空停留,“娘子,你……你别哭啊,我没有避开你,我只是……”

    他没见过这副阵势,以至于有些无措,看着女人泪流满面,只得道:“你,你别哭了,我回家跟家母商量就是了。”

    “此话当真?”夭桃破涕为笑,脑海里已经想好了一个富家娘子和落魄书生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她的笑宛若似锦繁花,绚丽夺目,夏子卿有了片刻的失神,可脑海里却有道声音在告诉自己,一定要与她保持距离。

    “自然……当真!”他的话,听得几分虚无。

    “那,我明天早上再来。”夭桃神色羞赧,信步回了府邸。

    第二日,夭桃如期去了天桥,只是天桥边下那人却还未到,候了些时间,那人却一直不见踪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