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哎,老邵啊,平常时我可没见你这么热情过,又是让人给泡茶,又是亲自接待的,给的实习薪水都赶得上正式职员了,说说看,你那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办公室内,蔚彤瑶待自己那个助手签约走掉后,眯起了那双戴着美瞳的眼睛,惦量起邵东坡:“该不是看人家小姑娘长得好看,想潜人家?这才眼巴巴的往我这边塞?”

    “噗……”邵东坡一口水全给喷出来了,忙取了纸巾擦嘴:“我说,姑奶奶,我是那种吃窝边草的人吗?”

    但,蔚彤瑶仍表示质疑:“你不是最爱美女了吗?刚刚那小姑娘,这么标致,你会不心动?”

    邵东坡扯了扯唇角,心想啊:我敢心动吗?那可是咱老板看中的人。

    不过,这话,他自是不会说的,否则,这蔚彤瑶怕是死也不肯收的。

    “人呢,是我亲自招进来的,也的确是让我瞧顺眼了,至于以后怎么一个用处,你就别管了,你呀,只管好好用她就行……”

    邵东坡把那份合同,从她手上抽了回去:“行了,我得和大老板视频开会了。小蔚啊,你呢,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蔚彤瑶目光一动,马上问道:“大BOSS什么时候回来?”

    “谁知道?”邵东坡坐到电脑前忙碌了起来。

    她颇失望,但没说什么,打了个招呼走了。

    等她出了办公室大门,邵东坡靠到沙发背上,脑子里忽想到了一个词: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

    蔚彤瑶在光影传媒有自己的办公室,挺大一间。分里外两间。里间是她的办公室,外间是一间会客接待室。

    芳华的办公桌就设在外间。

    成为实习生的第一天,隔壁办公室一个可爱的小实习生小袁来蹿门子,看到她在收拾,很惊讶:“蔚编居然收了个小助理,而且还是个大美女。稀罕了呀……”

    她笑问:“怎么就稀罕了?”

    小袁说:“她清高的不得了,才华也是有点的,不过,外头人都说,若不是靠着被大老板包养那层关系,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被捧红。听说啊,她在这边还是持股的……”

    叽叽喳喳说了很多话,也让她了解了很多公司内部的事:

    比如,大老板从来不来公司,哪怕影视都被评了奖,他都不会现身;又比如说,邵总是个花花大少,色的不得了,不过从不吃窝边草;再比如说,蔚编和谁谁谁是死对头……

    几天时间,在和小袁混熟之后,各种新闻,她听了一个过瘾:这小袁是个有趣的人。

    工作环境还是颇为轻松的,只是,上班四五天,她没接过正经的活。

    那个蔚编,每天倒是会来报个告,有时闷头赶稿,有时翻看各种杂志,有时直接在看各种英剧美剧……

    而她的任务是,送水,送饭,接电话……其他什么都不做,既没让她知道她正在赶怎么一个剧本,也没让她去收集各种对她的剧本会有帮助的资料,编剧助理该做的实事,她没做上半点。

    在光影上班的第六天,芳华收拾好蔚编的办公室,出门时上了锁,匆匆刷卡出公司大门,没看到有一道人影在某个至高点目送她离去。

    “这,什么情况?”

    那上头,秦九洲看了一眼那飞出去的倩影,转身问邵东坡,神情无比的讳谟高深:

    “她怎么在这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