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裴奕霖看了眼宋浅手中的药,宋浅才反应过来,再次将药递给钱萌萌。

    钱萌萌没辙,一想起镜子里不漂亮的她,只能张嘴接过药,再喝下一大杯水。

    这是宋浅看见钱萌萌喝药最快的一次,前后不超过五分钟。

    她不由看向裴奕霖,觉得他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喝完药,钱萌萌依旧伤心,不断抽噎着,显得很委屈。

    “药都喝完了,还有什么好哭的?”宋浅淡笑,“等药效发作了,你就又变成那个漂亮可爱的钱萌萌啦!”

    “可是很苦。”钱萌萌嘟哝着。

    宋浅很自然的从裴奕霖手中接过钱萌萌抱起来,反正,屋子里所有人看见钱萌萌都想抱住不松手,多她一个,也不至于被怀疑。

    宋浅点了点钱萌萌的小鼻子,说:“药吞下去后就不苦了,你当我没喝过呀?”

    钱萌萌不好意思的笑,将头埋在宋浅的颈窝,小手捂住妈咪的嘴,不许妈咪再笑话她。

    看见宋浅逗钱萌萌的场景,裴奕霖冰冷的眼眸深处闪着浓郁的笑意,不知为何,他会觉得这一刻很温暖。

    过了会儿,康路来敲门,道:“裴总,饭菜做好了。”

    裴奕霖牵着钱萌萌去吃饭,宋浅跟在身后,小声问康路:“别墅里为什么不能有海鲜呢?”

    “裴总也对海鲜过敏。”康路解释。

    宋浅点头,再看向裴奕霖与钱萌萌,他们两人坐在一块儿,倒是毫无违和感。

    很快的,宋浅就被那一桌菜吸引了注意力。

    色香味俱全,宋浅认为自己再改造十年也做不出那样的美味来!

    宋浅肚子里的馋虫“咕叽咕叽”的,在安静的客厅格外刺耳。

    “宋保镖。”裴奕霖冷冷发声,“你不仅厕所去得勤,肚子也饿得快。”

    宋浅直呼冤枉,她一整天才只吃过钱萌萌为她买的早餐呀!

    “过来。”裴奕霖命令。

    宋浅走过去,闻到那些菜的香味,更加馋得厉害。

    裴奕霖抬眼,“为我试菜。”

    试菜?

    对宋浅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情!

    宋浅端起碗,再拿起筷子,首先吃两口饭,再看向那盘她垂涎已久的软骨鸭,很不客气的夹了只小鸭腿。

    牛尾骨、干锅牛肉、蜜汁烧鸡翼、澳门脆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