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潘晓琳就拖着我去了民政局。

    明明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潘晓琳他们还是有办法让民政局的人给我们办理了离婚手续。

    我独自走出了民政局,潘晓琳刚才还在里面跟我炫耀,她现在就要跟秦伟结婚。

    我默默在外边站了好久。

    秦伟春风满面地从民政局走了出来,潘晓琳笑得妩媚娇俏。

    潘晓琳瞧见我,还晃动了她手里的钻戒。

    “这是阿伟买给我的钻戒。匆匆忙忙的,没想到他给了我这样的惊喜。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钻石代表了我跟阿伟之间的爱情……”

    钻石=爱情?

    钻石不就是一颗石头,它能保障爱情,保障婚姻?开什么玩笑!

    我明白潘晓琳说这话什么意思,当初我跟秦伟结婚的时候,秦伟帮我爸还赌债的事被婆婆知晓,她就嫌弃我,给了我一万块的金器。婆婆与她家里的小姑不对付,被小姑嘲讽婆婆刻薄。婆婆就说给我的彩礼早就被我爸爸还赌债了,让我在婚礼上颜面尽失。

    我看着跟花孔雀似的潘晓琳,突然我笑了。

    “白舒你还是别笑了,笑得比哭都难看。”潘晓琳微抬了下巴,志得意满。

    “潘晓琳,你还真够可悲的。捡到一个二手货,你还洋洋得意。”我看了油光满面的秦伟,那副油腻的样子,看了让我直倒胃口,倒是他还频频把目光往我身上瞄,我万分嫌恶。

    潘晓琳偏过头看我:“白舒,我倒想知道,将来你再嫁,会嫁什么样的男人?”

    她那语气,是笃定我将来嫁不到好男人了。我气恼,但无可奈何,我现在根本没有能力对付秦伟跟潘晓琳这对狗男女。

    “我嫁什么人,总不会比第一次嫁的男人更瞎。潘晓琳,你也别得意,秦伟会出轨一次,他也会出轨第二次,外边永远有美丽鲜嫩的女人。你跟我,最终还是会殊途同归的。”我看了潘晓琳跟秦伟一眼,最后微笑着说,“恭喜你们在一起,你们这样也算是为社会除祸害了。”

    路边停下一部车子,我看着霍尧从驾驶座下来,他疾步走到了我的身边。

    “终于想清楚了,把这个没用的男人甩掉了。”霍尧伸手揽住了我的肩膀,“宝贝,想想你还真是可怜,这5年过得什么夫丨妻丨生丨活。”

    霍尧偏过头对秦伟说:“你一次半小时都没有,还不去医院看看。我可听说潘小姐需求很大,她的入幕之宾不计其数。可想而知,秦先生家的绿化会搞得不错。”

    我拉了拉霍尧的衣角,没什么诚意劝说霍尧:“别当着他们的面说。他们刚刚喜结连理,这结婚证都出炉没多久。”

    潘晓琳气得跺脚,直向秦伟表示委屈:“人家的第一次可是给了你的,之后没名没分一心跟着你,我才不像白舒,她当初怀着不知道谁的孽种,不清不楚地跟你结婚……”

    上次潘晓琳也说这样的话,我当她是为了刺激我胡诌的,没想到她这次又提这事。

    “潘晓琳,现在你得到自己想要的,为什么还要编派我的不是?”我的心在发颤,质问他们,“还有当初我那六个月没掉的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否则你们别想走!”

    霍尧伸手握住我的手,让我别激动。

    潘晓琳跟秦伟早就没了先前的嚣张,他们还想偷偷溜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